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信心花舍

动不动就很感动,纵坏时生死也懒得起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网易 记者

网易考拉推荐

生病的鲍勃,祝好运  

2010-09-07 08:42:3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在伊斯坦布尔已经5天时间,中国队这四天都没有比赛,酒店蹲点、看其他队训练、看一场热闹的世锦赛,成为了中国记者每天做的几件事情。新闻中心人非常多,但很多人不理解,中国记者为什么会这么多。前连天在大巴上碰到一个非洲兄弟,他听说我们中国记者团来了不下50人的团队时,便拼命地问着:“WHY? WHY?”  呃……我也不知道WHY……

我记着9月3日早晨7点,跟随广东记者团人从安卡拉火车站出发,中途经过一次转车,五个多小时后到达伊斯坦布尔。这段路是值得记忆的,因为从亚洲城市跨入欧洲城市,一段空旷的风景,让人宁静的旅程。我喜欢这样的空旷,无论是眼前还是心底,总感觉特别纯净。


生病的鲍勃,祝好运 - 小闵 - 信心花舍

(这其实是向日葵园)

 

土耳其欧洲大陆已经入秋,就一天的时间,晚上的一场雨,整个地区都冷了下来。不过好在,天湛蓝,阳光也没有吝惜。上海不知道是不是也一样。这次出差有半个多月的时间,现在差不多已经过去了一半。一直不停地写,不停地记录别人的生活给更多的别人看,终于逮住一个时间,写点留给自己的东西。这一路虽然很累,却也不会乏味,因为我总是热烈地喜欢着这样的逃离——去不同的地方,把所有的不开心放在那里,把所有的幸福带回来。

 

土耳其的阳光真的很美,就那么直接地从火车窗外撒到脸上,空气有点微凉,但手心中却可以握住温暖。最近老是做同一个梦,不知道为什么会梦到那个场景,只是奇怪,竟然每次醒来都那么深刻地记住了所有细节,想忘都忘不掉。于是,在安卡拉的一个古堡脚下,和几个土耳其妇女讨价还价,买下了几个很好看的“魔鬼眼”,蓝色的琉璃做的,土耳其人很喜欢这个,家家户户都有挂着,说是能庇佑主人。所谓的入乡随俗,不过只是游客的好奇和些许美好的期待。


 
生病的鲍勃,祝好运 - 小闵 - 信心花舍
 

(安卡拉到伊斯坦布尔的火车上,星月形状是火车窗上的) 

每一天都往返于赛场和酒店,每一天都吃着各式各样正宗却并不那么好吃的土耳其烤肉,每一天,都在想着日复一日的明天——一个人,从东到西,从北到南。很多时候,都在想,到底要不要改变自己的生活?到底什么才是我想要的生活?可是每次像这样,坐在汽车上、火车上、飞机上时,我就觉得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:不用管别人,因为都是擦肩的路人,也不用在乎自己,因为没有到终点,一切都还来得及。 

就在那天小组赛最后一天,从在球馆现场看到科特迪瓦领先波多黎各,再到最后的几十秒钟内波多黎各将输球的比分控制在了12分内,让中国队不战而出线。是这样的,很多结果就是难以预料的,邓华德说,我们一直在拼,如果没有这样的拼劲,就没有神的眷顾。如果神真的存在,我想终究有一天,会听到我们真诚的祷告。要知道,奇迹和幸福,都是不经意间的事情。



生病的鲍勃,祝好运 - 小闵 - 信心花舍
 
(伊斯坦布尔的码头)

今天晚上,中国队将进行16强的比赛,虽然球队已经准备好了9月9日的归程,但这却并不影响邓华德对于每场比赛求胜的愿望。昨天和他做了一个专访,翻译小郭一直提醒我们时间尽量不要太长,后来才知道,这几天鲍勃肠胃一直不舒服,有些生病。看着他脸色煞白地靠在房间的沙发上说话,我实在不忍心问得太多。他哑着嗓子问我,在土耳其生活还习惯么?我给他开了个玩笑,说我的土耳其语很好,他顿时来了精神,问真的么,你会土耳其语?不过听到我解释,我其实用的是"BODY LANGUAGE",老邓又哈哈大笑起来。

中国队,晚上见。虽然好运不可能次次都有,但我还是想要,祝好运。

生病的鲍勃,祝好运 - 小闵 - 信心花舍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900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